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孝文的博客

 
 
 

日志

 
 
 
 

浜戜腑婕  

2009-11-06 09:31:00|  分类: 羊屎蛋鈥斺斘业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云计算?

 

    上次去成都参加一所希望小学揭幕活动,同行的有必应的一位朋友,老家就在成都。她父亲对这个工程也非常热心,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看一看。活动结束后,在饭桌上,我从老人家的口中得知,他是一位IT超级发烧友。我问他发烧到什么程度,他说,最新的IT技术、最新的软件他都会拿来研究一番,试用一番。比如,云。

    现在,微软、谷歌等大公司纷纷推出云计算产品和服务。然而,绝大多数用户都对这个虚无缥缈的平台知之甚少。CNN网站记者兼制作人约翰·苏特尔的日前走进多家提供这项服务的公司亲身体验,试图揭开云计算的神秘面纱。
                       穿越“云山雾罩”
    一天,在向Google Docs(谷歌在线办公软件)网站上传文本文件时,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在线保存了这份文件,它最终会流向何处?我已将大量信息保存在互联网而非笔记本或台式机上。通常情况下,我这样做的目的性很强,从两个地方接入数据可以保证其不会丢失。不知不觉中,我开始使用“云计算”(Cloud Computing)服务。云计算是个虚无缥缈的新术语,是指将计算能力从家用电脑和笔记本转移到互联网上。
    我将数千张照片保存在照片共享网站Flickr上,还在社交网站Facebook做了备份。另外,五年来收到的电子邮件也还在Gmail邮箱中。视频文件则存到12seconds和YouTube,其中就包括在同事聚会上拍到的一段有关我的尴尬经历。马达加斯加之旅的博客还留在网上;科技著作则在WordPress上,Tumblr和Twitter上面是我的零碎信息。
    这些不仅仅是单纯的数据,还是我的人生。如果这些数据丢失,我恐怕会心疼地大病一场。以前几代人把家庭照片和重要文件藏在保险箱和床垫下面。现在是2009年了,我不清楚自己的数据如今在哪儿。我很好奇,希望在将笔记本上的一切数据挪到互联网以前,先找一找我的网络生活片段。于是,我决定穿越“云山雾罩”,对云计算服务展开深入探究。


                         秘密“数据中心”
    开始这项工作前,我又想起云计算,此时脑海中浮现出这样一番画面:一大片云像变魔术似地吞噬电脑中的数据。文件在空中飘荡,直到我将它们要回来。云计算并未像我想象的这般运转。它由庞大的、越来越多的数据中心网络构成,数据中心多以秘密形式保存和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数据。我发现了一个惊人之处,那就是云计算其实是由广阔而日渐增加的机器网络构成的。
    但显然,很多人已经知道这一点。著名云计算博客“知识数据中心”(Data Center Knowledge)的编辑里奇·米勒(Rich Miller)说:“所有的‘云’都生活在数据中心,始终涉及到硬件,它不是虚无飘渺的云,而是存在于别人的建筑中。”真是可怕。所以,如果想找到我的家庭照片和剩余数据,只能是给保存这些资料的数据中心打电话,这对吗?答案是错误的。我很快便知道,“观云之旅”原来并不容易展开。
    例如,已成为云计算重要参与者的亚马逊就拒绝让我参观数据中心。亚马逊网络服务副总裁亚当·塞利普斯基(Adam Selipsky)看上去希望保持“云山雾罩”的气氛。他说:“从客户角度讲,它是云,充满神奇的云。”保留有我电子邮件、日历、任务清单和文件等多数敏感数据的谷歌同样拒绝了我的采访要求。谷歌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也不提供此类参观。
    我对亚马逊和谷歌的态度惊愕不已,转而向没有保存我数据的公司提出参观请求。我其实只是想感受一下这套系统如何运转。IBM最终答应了我的请求,或许是像我一样,这家公司也试图闯入“云世界”。
                          疑惑依旧存在
    然而,IBM的一个数据中心竟然设在到处是农场和奶牛的山谷,这里或许是你最不可能找到电脑文件的地方了。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郊的山坡上,穿过一个迄今为止还在卖南瓜和牛奶的农场,IBM开办了一个云计算中心,中心几乎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它坐落于一座办公大楼中的金属结构建筑内。在里面,我发现一排排黑色的冰箱大小的电脑机箱,总共有4000个。
    它们发出了巨大的噪音,我只好靠近IBM安排的导游,才能听清楚他们的话。在机箱前面,格栅和小孔排出一股股冷空,防止机器过热。电脑像电吹风一样吸入冷气,呼出热气。导游告诉我,这栋建筑的制冷成本比运行这些电脑的费用还高。每个电脑柜里,大约十多台机器被密密麻麻的线路连在一起,所有机器的外形都像比萨饼包装盒。有些负责处理数据,一些负责存储数据。
    据IBM数据中心顾问马尔蒂·亚纳尔(Marty Yarnall)介绍,每台平板电脑的计算能力相当于50台个人笔记本电脑。这个数据中心存储的数据总量超过1千千兆(petabyte),或者说数十亿张正常照片文件。我想象着自己的数据全部经过这些机器,拥有展开的足够空间,还有数十亿个云数据“婴儿”的画面。
    与数据中心的规模一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保存在此处的文件都有严重的“时差现象”(jet leg)。有些数据主要提供给印度和中国的客户。当这些办公场所的技术人员将文件保存在数据中心时,电脑机箱上的橙色发光二极管灯几乎立刻一盏盏亮起来。我一边在数据中心转悠,一边听IBM雇员讲解,他们确实尽力向我解释这套超级复杂的系统,还没等我记下来,他们就一口气说完了机器类型、轨道和技术指标。真是令人惊讶不已。
    我承认,离开IBM时,我对数据安全性的担忧一如既往,这种担忧不是因为他们的云计算数据中心有何不妥之处。IBM员工对我非常友好,几乎是有问必答。机器同样运转良好。尽管如此,我心中的疑问依旧。我如何才能知道这个地方是否可靠?


                          飘洋过海来看你
    回到位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家中,我拿起电话,继续向过去告诉我他们的数据存储地点和方式的网站施压。有些网站向我透露了一些细节。例如,Facebook称,他们将我的派对照片和状态更新数据保存在弗吉尼亚和旧金山湾区的服务器。Tumblr则先将我的博客储存到得克萨斯州奥斯丁和纽约的服务器,然后再将它们发往位于西海岸的亚马逊数据网络。
    据我了解,像微软和亚马逊等一些公司会多次将数据复制到世界各地的服务器中。他们将数据分散到各个地方,确保数据不会丢失。数据在云中心之间以及数据中心之间传递时,常常飘洋过海,从一个大洲到达另一个大洲。有些云计算公司的安全措施严密,比如雇佣武装警卫,安装先进的扫描仪,甚至是“捕人陷阱”(man trap)——将访客两侧的房门锁住,然后才允许他们进入。
    像亚马逊等很多公司都以安全担心和竞争优势为由,不做出具体的解释。一次,我被惹怒了。我想探查之旅该结束了。但是,我越琢磨,越认为可能我是问了错误的问题。也许,我的数据在哪儿无关紧要,我其实只是希望感受一下云计算公司如何管理我的数据。
    由于不了解他们的情况,很难知道谁值得信任。如此一来,我们就会轻易搬出货比三家这种费时费力却又屡试不爽的老办法——找到一个你知道的品牌与其他服务做比较。我相信这是我最终将如此多数据存放在谷歌服务器上的原因。谷歌是一家知名大公司,搜索产品的用户达数十亿,还有数千万人用Gmail保存文件。如果不是相信这家公司的信誉,会有这么多人使用他们的服务?我的这种想法事实上正是大型云计算公司希望的结果。
                       品牌认知至关重要
    微软Windows Live业务集团总经理布莱恩·霍尔(Brian Hall)告诉我,品牌认知是让用户比较不同服务的最佳途径。他说:“只要用户相信你可以妥善保护他们的数据,无论何时需要都能用到,他们其实并不在意你是拥有9000个数据中心,还是只有两个数据中心。”霍尔透露,微软在全球范围内有10至100个数据中心。
    在对云计算服务有了初步了解以后,我试图解答心中的另一个疑问。我不断探寻在不实地参观的情况下检查数据的其他途径。我也对自己对云计算服务的真正需要做了思考。我希望自己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数据,同时把服务提供商丢失数据的几率降至最低。尽管要求苛刻,但由于设计缺陷,存储数据的硬件时不时会出现故障,我们存在这种疑虑不无道理。
    谷歌和亚马逊两家公司均保证,他们的付费云计算服务的可靠性达到99.9%,还提供服务信用保证以打消用户疑虑。唯一的问题是,此类协议眼下只适用于付费服务。对于像我这样的免费Gmail账户来说,则没有这种保障。
    “服务条款”对免费服务做出了一些描述。但是,看了好几遍,我仍不清楚哪一方拥有我的数据,我是否可以将其从一些网站删除,如果这些公司破产,我的数据会被如何处理。于是,我给Facebook发了封电子邮件,询问如果该公司倒闭,他们将如何处理其保存的数据。对此,Facebook公司发言人写道,“我们的业务情况良好,将会不断发展壮大。”
                      易犯错误的机器
    最后,在我去圣何塞参观时,电脑机箱散发的热量扑面而来,于是我就想,是否可以将一个数据中心的能效同另一个数据中心进行比较呢?据悉,政府在这方面已取得了一定进展。美国环境保护署和行业组织“The Green Grid”正尝试对这些数据中心和云计算公司的环保记录做比较。
    至于眼前,我想不会像以前那样,将整个笔记本的数据都挪到云计算服务器上。不过,我还会把这个平台作为数据备份的理想地。我将自己对云计算服务的调查和文章草稿保存在一个名叫Dropbox的云计算存储网站。这样,无论是在亚特兰大的办公室,在加利福尼亚旅游,还是在公寓内休息,我都不会耽误工作。
    我会继续将数据保存在笔记本,我也清楚笔记本可能会出现故障,所以,我会把旅游照片或家人照片等重要资料备份到移动硬盘或DVD。最后,我对这次“观云之旅”还是有点失望。我仍希望可以在现实世界找到我的谷歌文件、博客帖子或YouTube视频。
    但是,在参观中,我确实感觉到围绕云计算的迷雾正逐渐散去。例如,谷歌日前在网上公布了一段参观某数据中心的录像。这是一个好的迹象,意味着用户不久便可以对云计算公司做出合乎逻辑的比较。事实上,结束了这次探访之旅,我发现云计算同其他服务还是存在诸多共同点:它不是具有神秘色彩的绒毛球,而是消耗大量能量、易犯错误的机器,一种让我存在诸多疑虑的机器。

 

推荐:这就是传说中的优昙婆罗?(组图)

      山寨春晚今年玩“风情”

      航拍:北京的雪(组图)

      鱼啊,你怎么这么怪呢?(组图)

      社交网与孩子:多小才算小?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