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孝文的博客

 
 
 

日志

 
 
 
 

家(组图)  

2010-02-21 00:36:00|  分类: 羊蹄爪——我的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我就出生在这间房子里

 

   两年前的元宵夜,母亲走了。一年前的元宵夜,我对父亲说:“不能再一个人过了,你不愿意跟着我到北京,那就让我几个姐姐轮着伺候你,费用由我负担。我不怕别人笑话,你这么大年纪了,跟谁住着舒服就跟谁住。”

   父亲今年82岁,有憋气病,不想到北京爬楼,也爬不了楼了,更不想离开山前庄。去年春天,电褥子起火,父亲又惊又吓,住进了医院。出院后,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继续一个人的生活了。从来不在闺女家过夜的父亲终于同意,住到我的姐姐家。

   我们家住了近60年的老房子,空了。

   这个春节,回家陪父亲。大爷、四叔说,我们这么大个家族,初一大家拜年,到你姐家去,不是那么个事儿。还是把你父亲接回老房子吧。

   于是,大年三十那天,我和父亲又搬进了老房子里,住了两个晚上。白天一个人站在破落的院子里,晚上和父亲一起睡在那盘土炕上,望着那倒塌的院墙,望着屋里挂着的老照片,望着屋角一缕缕的蜘蛛网,望着我儿时使用过的煤油灯,不由自主地想起那过世的老娘,想起我们一家人在这里度过的那几十年时光,有泪水,也有欢笑···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我们家的猪圈已经倒塌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曾经是全村最气派的大门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墙头的残雪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父亲给钟表上了弦,钟表又摆动了起来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我给父亲装的电话已经被停机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相框里那张老马带小马的明信片是我上大学时寄回家的,这么多年来,父母一直保留着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东屋的墙上仍旧是当年贴的《大众电影》彩页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墙上的王馥荔永远年轻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房屋子门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这盏灯照亮了我的前程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当年,娘把最值钱的东西压在这个柜子底下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每一年,春联都是我和父亲一起贴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娘在世的时候,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张贴大胖小子年画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这把铝铁壶也是我们村的第一把,在我们家好多年好多年了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几年前,姐夫把屋里的地面抹上了水泥,有意抹得不太光滑,以防冬天地上撒的水结冰,滑倒老娘。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锅、风箱、马扎子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西屋的卡门子

 

家(组图)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去年父亲贴在锅台上面的灶神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