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孝文的博客

 
 
 

日志

 
 
 
 

[转载]在郭徒打人之外的项庄舞剑  

2010-08-08 12: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将这篇文章推到首页,新浪好样的!

[转载]在郭徒打人之外的项庄舞剑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德云社创办人之一者李菁;郭德纲门下徒弟之一者何云伟;于201085日于北京双双正式声明退出德云社。

  这时机挑的相当合适。至少就比先前退出德云社的徐德亮更见手眼。

  打一小,我就知道有两句普传民间的成语说法:“树倒猢狲散”和“墙倒众人推”。而今是改革开放年代,树不用等它倒下,只需东南西北风三四五六级刮下几片树叶子,该散的就赶紧散。墙也不必等它垮倒,刚掉下几块半头砖,就堡垒从内部使劲往外推呀!但由此也可隐约猜测:郭氏堡垒的内部一直也就都没踏实过。

  事态发展到了眼下这一步,看样子郭德纲此一回还真是娄子捅得有点大法儿了。

  在元代关汉卿所写著名套数《不伏老》中的[黄钟尾]里,有这样几句唱段:“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

  以往还一直觉着郭德纲倒真有点这个意思。可这一次“郭铜豆”怕是一脑袋扎到了全是圆疙瘩门钉的官媒城门上了。

  郭德纲的徒弟打人了。郭德纲自己没打人。但郭德纲一直嘴上都不肯服软。因此现在万箭齐发全都是道德批判。动机呀、新帐老帐全一起翻腾出来统统算一算。这阵势于我这般年龄的,一点都不感觉陌生。文革时期只在我父亲供职的文化机关里,就有不止一支名为“揭老底”的战斗队。

  最近,打记者的人已被公安拘留了。我觉得这样就挺好,起码也比“四海翻腾云水怒”的滔天道德批判更依法治人也更为“量刑”准确。至于郭德纲之后所说的那些硬话,又触犯了哪一条国法、刑法?我也很兴致跟大众一起点上眼药水然后再拭目以待之。

  可有些“项庄舞剑”的讨伐文字及电视评论,我看完之后就感觉更码头、更江湖。

  比如象有一篇题为《为‘憋屈’的北京台出头》。现在就断章取义先论它一番——

  《憋屈》一文中这样写:“有人说,郭德纲不知天高地厚;也有说郭德纲已无法无天,更有人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本来如此,博您一笑了之。”

  最前边一句说郭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就罢了。徒弟打人还说是“民族英雄”,是有些不知高也不知厚了。又说郭“无法无天”——无天也罢了;说他无法——那得由公安、检察院、法院才能定案。

  到第三句再说郭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本来如此,博您一笑了之。”

  我来回观看数遍,就感觉象“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类解放前旧社会辱人之论,干脆就并没比郭德纲夸徒弟打人是“民族英雄”能强到哪里去,甚至还要比之有过而无不及。那话里话外的行业歧视,搁咱们中国社会当然随便就可以张嘴就说,比如我当年在民国的旧小说里,就读到过类似性的侮辱性话语:“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车:指拉车的;船:指拦在河道中的混混;店:指店小二;脚:指码头上的脚夫;牙:指衙门里听差的下人;)可要是谁把“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等话语真放在发达国家社会里明说,万一被说者将这歧视之言告上法庭,那说话者恐怕就得去担待些相应责任了。

  《憋屈》一文再写:“这几年,北京台干的出力不讨好的事儿有那麽几件,还记否?去年千辛万苦请来的易中天却在节目中极尽讽刺挖苦我们的当家主持弱智之能事;……这些都不足以让北京台难堪心酸……”

  去年某节目请易中天就如何“千辛万苦”了?这个我无从知道也不想知道。但只从节目播出当场观看,我怎么再三再四也觉不出“易中天却在节目中极尽讽刺挖苦我们的当家主持弱智之能事”呢?当主持人问易中天有没有想到《品三国》图书火爆等话题;易中天回答“不要以为什么事儿都是策划好的”,然后易中天又说“媒体很弱智,总喜欢问动机”,易中天然后接着说“我拒绝回答愚蠢的问题。”

  这些回答有什么问题吗?

  就现在的个别电视主持人,在不做采访功课、不做采访准备之后对着摄像机张嘴就“极尽弱智”之提问的事情还是罕见现象吗?

  噢!只许电视台主持人胡乱愚蠢提问,然后只要被采访者实话实说地回答,那就是“极尽挖苦我们当家主持之能事”了?看来《憋屈》的作者意思是说:既然我们堂堂之电视台请了谁来,就已经是很给你们脸了,所以你们既来之,就得句句全顺我者昌才能则安之?否则就是打官媒的脸面而且还“都不足以让北京台难堪心酸”了?

  《憋屈》一文在数落完易中天的“不识抬举”之后,紧接着又对郭德纲的“数典忘宗”、“忆苦不思甜”翻腾起来:“再回来说说郭德纲与北京台的渊薮,十年前,北京台在大兴星光影棚录一档南北笑星节目,郭德纲打着面的来回往返,一场节目录下来口干舌燥、几身臭汗,给几个小钱不也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十年来,北京台前前后后几十个节目轮番上阵,前驱后蹶给郭德纲搭台唱戏,就连他的弟子都成为了北京台的座上宾,终于把郭德纲抬上了九霄云外,从天外吐口吐沫就跟洪水泛滥似的。没辙!谁让咱娘生不出郭德纲这样一个亲生的呢,一把屎一把尿抓养了半天,到头来别说叫你一声妈,不往你门上倒脏水都难。你说糟心不糟心。”

  这位《憋屈》作者确实很长官地就替自家官厅感觉实在是非常“憋屈”,而且那说话的口感还很有点“祖国啊母亲”的浓厚意味:什么“咱娘”什么“叫你一声妈”之类,您意思不就是:只有我官厅电视台这般大码头才有可能捧红了你!你就是再红再狂,也别忘了自己过去穿开裆裤就象臭要饭的悠悠岁月。如此的表达与说话方式,不由就让我想起过去港片里那些戴玳瑁圆圈墨镜的幕后人物来了。

  在历数郭德纲一副“忘恩负义”于“祖国电视台母亲”的罪大恶极之后,《憋屈》一文又在诅咒并开始预言郭德纲的今后下场了:“也许郭德纲一时兴起口无遮拦,本是艺人天性,但兴之所至连枪代炮、连屎带尿不管不顾的伤及无辜定会给自己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我想郭德纲事后该有些后悔,未曾想他是破锣不怕万人槌,一副青皮流氓来者不拒的遭罪架势,这就不得不感慨是郭师傅命里的劫数了。”

  到底又是什么“命里的劫数”呢?

  封杀?彻底的封杀?

  这不历来都是电视台的一贯老谱吗?看来即使是改革开放数十年了,仍然还是“战斗正未有穷期,老谱还将不断袭用”?

   《憋屈》一文在结尾处才最为“这山望着那山高“:“中央台毕竟是国家台持重得很,始终就是没让郭德纲这条海盗船靠岸,少惹了许多麻烦,北京台不小心引狼入室,这次吃一堑长一智,也绝不会让郭师傅这艘船靠岸了,不知未来郭德纲这条小船在茫茫大海中驶向何处停泊?也许是东非的索马里吧。”

       这话我看了之后望文生义就觉得它又有些什么盐外之猴咸的意呢:CCTV中国电视台之最大码头,您郭师傅先给得罪下了。然后你居住所在的地方台二码头这一次也算给得罪了。从“难爸万”再到“难爸二”,您都给得罪下了;为人进出的门您给锁上了,为狗爬出的洞您也给锁上了——一句天津口音高叫着“怎么都你嘛给锁上了?”《憋屈》的作者这一回倒要看看你郭师傅今后还往哪儿耍大刀去?

   也确实,郭德纲这家伙从当初就对CCTV很有些不识个好歹。比如我本人之前某年,就曾在CCTV春节晚会彩排等待审查的日子里,亲眼看见过比郭德纲名气更大的相声、小品演员,整天被反锁在五棵松的影视宾馆里,连屁都不敢大声放。别看他们平时出门见了普通观众,都拿鼻尖当准星眼神只往横里瞟,可真到了春晚审查现场,那五块钱一份的凉盒饭都扒拉扒拉“丝喽、丝缕”吃得可香呢!偶尔抬头再见着哪一位CC的送水服务员走过来,也点头哈腰鞠躬尽瘁的有样着呢。

   因此这么多年下来,那许多当红艺人,我还就知道有俩人真不信那邪的:一个是专门站自己《阳台》上的陈佩斯;再就是这一位被《憋屈》作者看成是青皮、流氓、无赖、卑鄙无耻的郭德纲了。

   所以也甭管陈、郭二人是如何狗上轿子——不识抬举;但真就不尿“CC”这一最大“TV”壶的,还真就他们这“哼哈”二将了。

   然而要说“CCTV”真比《憋屈》更阴森也更持重,这个我却是坚决相信。比如在这些年里,“CC”无论是“秒杀”、“点杀”、“全面封杀”就不止是一位枪下之人了。当然除了对种种重大腐败事件,它们总是比纲络速度要慢几十倍或根本黑白不提之外。

     再说这一次郭德纲事件出来之后,CCTV对郭就象捏臭虫般的不点名批评那才是项庄舞剑最稳、准、狠的:“在这个行业的精华与糟粕之间他留下了糟粕;在这个行业的正气与江湖气之间他选择了江湖气;在个人的私愤与公众人物的责任前,他习惯性地倒向私愤。这位公众人物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就在去年CCTV新址“它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烧光了崭新的我”,后边又过了多老长时间,谁也没见到它面朝全国观众公开宣读一份“罪己昭”,对那一场严重渎职、全民皆知并造成国家多少亿损失的巨型火灾,而向公众有一句半句的“三腐”悔过总结或是自我反省吧?[转载]在郭徒打人之外的项庄舞剑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这不新近最高层才刚发布指示了嘛: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而且这还是近年来最高层首次明确强调抵制“三俗”。那么CCTV才不会象《憋屈》作者那样怒发冲加气急败。《憋屈》顶多就是想将郭开除“电视台籍”,让他象过去那样继续“屁颠屁”地成为“索马里海盗”。而人家CC说话这才算高高持重,咸不咸淡不淡只几句关键之言,就把你郭的这个“纲”直接就给彻底拴扣在高层号召要反的“如此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的最高之“线”上了。

    这不就等于是在明示从上到下各个方面要“全体参与”而对郭“共讨之”、“共诛之”吗?[转载]在郭徒打人之外的项庄舞剑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所以我说郭“豌豆”,这次算是直接撞到全是圆疙瘩门钉的官媒城门上了。

  已经将郭之打人徒弟拘留法办,这是依法治人的正宗。再仔细搜索郭在徒弟打人之后的所有公开放话,看看都触犯了什么法律而接着治他,那也算是继续依法治人的更更正宗。

  但中国社会怕就怕是什么都远离法治,都只在一片呐喊的道德批判声中直至将谁立即钉上“三俗”标签,尔后再鼓励大家踏上一万只脚——好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在所有“项庄舞剑”的声讨之外,今天我倒发现有一篇普通网上草根的贴子,有些话还说得相当深刻,特择出其中几句贴在这里算是打往之话——

  “以一人之力去挑战整个媒体,郭先生很不明智,尤其是我们国家的媒体,如实报道我根本就没有看到过。媒体疯狂了,无非是有人质疑了他们的话语霸权地位。媒体是很重要的单位,……今天我又看到了媒体的另一面:你们是在挑逗老百姓的智慧与道德观,郭德刚在相声里骂街是不注意公众形象,是诽谤,那么你们呢?作为公民的眼睛、作为全世界关注的主流媒体,你们有注意过自己的形象吗?你们的虚假报道也是诽谤,你们同样也在触碰道德的底线,不同的只是你们有强大的交际圈,有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歪曲事实,掩盖事实,胜利永远都是站在你们自己那边。国人敢说真话的不多,像老郭这样的更少,我很喜欢他就因为他敢说实话,但是相对于国家单位来说他太弱了。媒体太强大了。强大到能左右事实,能过混淆视听。我害怕他们,更厌恶他们。媒体有能力有义务监督别人的言行那么他们的言行又有谁可以来监督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