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孝文的博客

 
 
 

日志

 
 
 
 

被困69天获救:感谢上帝还是感谢下…  

2010-10-14 12:46:00|  分类: 羊屎蛋鈥斺斘业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困69天获救:感谢上帝还是感谢下…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获救了,感谢谁?

 

    在地下700米处一起度过69个不见天日的日子后,33名智利被困矿工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救援行动中全部获救。这是一个奇迹!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挺过两个多月,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

    当第二名矿工里奥·塞普尔维达成功获救后,圣何塞铜矿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他郑重地告诉记者:“我曾经与上帝同在,与魔鬼同在。我始终坚信上帝会带领我们摆脱困境。”塞普尔维达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人。据报道,智利官员和民众普遍认为是上帝的力量最终让被困矿工重见天日。

    研究人员也表示,经历了创伤以后,寻求通过精神力量度过难关的例子并不鲜见。研究表明,精神和宗教的确可以将创伤变成成长的机遇。美国爱荷华大学研究精神性、健康和宗教的心理学家伊丽莎白·艾尔特梅尔说:“我们所有人都在涉及生命以及生命给予我们的东西上有着这些基本的、深深的信念。所以,创伤确实会令这些信念浮出水面,让大家进行审视。”

    美国佩波戴恩大学心理学教授戴维·弗伊说,经历了创伤,一个人的精神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实难预测。弗伊长期以来从事对退伍老兵的创伤及创伤恢复的研究。经历了这种遭遇,有些人的宗教信仰没有丝毫变化,有些人则丧失了信仰,还有人则对宗教信仰更加坚定。

    美国国家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研究中心的心理学家肯特·德雷切说,众所周知,创伤经历往往会让人重新审视自己的信仰,包括精神信仰,该研究中心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门洛帕克市。他表示,有时,人们脑海中常常闪现创伤诱发的种种疑问,比如“为何是我?”,“这种经历意味着什么?”他们以这种自问的方式试图寻找生命更深刻的精神意义。

                     “创伤后成长”现象

    这种现象被称为“创伤后成长”,即遭遇了某种创伤的人表示这种经历有助于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并非所有人都会经历“创伤后成长”,如有些人会经历创伤的负面影响,即创伤后压力。据2005年发表于《创伤后压力杂志》的一篇论文称,宗教连同乐观等个性,都与创伤期后的成长有关。

    艾尔特梅尔说,宗教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着多种角色,每一种都有助于我们克服灾难的后遗症。据她介绍,精神信仰带来生活的意义,让人们感受到互助与安慰,与他人建立联系,为一个人的转变创造机会。艾尔特梅尔称,根据人们承担的角色不同,他们利用宗教的方式也不同。有人可能会在灾难中寻找生命的意义,也有人可能会在经历灾难后,向教区或家人寻求慰藉。还有人可能会将这种创伤看作是人生成长的机会。

    但必须指出,宗教信仰并不能保证一个人在经历创伤后会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有时,人们会“受困于”创伤引发的种种问题,走不出思想困局,或迁怒于上帝,或觉得上帝是在惩罚他们。德雷切认为,这对心理健康而言是一个不好的迹象。他说:“迁怒于上帝往往会带来更糟糕的结果。虽然这不一定会造成更糟糕的结果,但两者之间肯定存在联系。”

    德雷切举例说,鉴于所有的被困矿工已经获救,他们可能不会面临像幸存者内疚的问题,这种问题在军医当中很普遍,也可以引起对上帝的愤怒。不过,在经历了数十天不见天日的生活,他们的心理应该具有足够的承受力,对上帝的本质提出更尖锐的问题。

                           宗教的力量

    迄今为止,智利被困矿工似乎都将宗教视为心理安慰的源泉。当44岁的埃斯特班·罗哈斯在10月13日被救上来时,只见他双膝跪地,默默祈祷。年龄最小的被困矿工、19岁的吉米·桑切斯在10月12日的信息中写道,被困人员是34个而非33个,“因为上帝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

    同样,所有智利人都将矿工获救视为一个归功于上帝的奇迹。在救援行动展开前,智利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说:“当第一名获救矿工安全、健康地升井,我希望智利所有教堂的钟声都敲响,带来快乐和希望。信仰之力可移山。”

    据2002年的一项调查,智利超过70%的人口信奉天主教,另有15%的人口信奉新教。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精神性和身心健康的心理学家丽莎·米勒说,这种共同的文化推动整个国家的发展:“在一些具有同一精神和信仰的国家,确实存在这种强大的向心力。”

    但无论是被困的矿工还是他们的家属,心里都清楚:信仰给他们以力量,让他们可以在地下坚持尽可能长的时间,但如果没有那些地面上的人,那些“下帝”们,他们同样不可能获救。此次营救行动之所以如此成功,是因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他们都是救援领域的顶级专家,拥有丰富的救援经验。从这个角度说,这次救援行动称得上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双丰收”。下面就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个救援团队的主要成员吧。

 
阿尔伯特·伊图拉
 
    60岁,心理学家,来自科皮亚波,一直负责井下被困矿工与地面家属的心理疏导工作。伊图拉建议,家属在与被困亲人时通话时,应传递积极乐观的信息。
 
安德烈·拉莱纳
 
    智利海军指挥官、内科医生。8月24日以来,拉莱纳一直呆在圣何塞铜矿,向井下的被困矿工提供帮助。拉莱纳将是被困矿工升井到达地面后第一个检查他们身体状况的人。
 
帕特里西奥·罗伯托
 
    在此次营救行动中,有两名海军医生搭乘救生舱下井,负责监督被困人员升井,而今年36岁的罗伯托就是其中之一。罗伯托是恶劣环境生存与人员营救方面的专家,曾在2006年至2008年间在伊拉克服役。
 
劳伦斯·戈尔伯恩
 
    49岁,智利矿业部长,工程师。从圣何塞铜矿发生事故的那一天起,戈尔伯恩经常来到矿难现场指导救援工作,让他从一位默默无闻的部门主管,变成今天最受欢迎的智利政治家之一。许多人猜测,他可能会参加下届智利总统大选。
 
杰夫·哈特
 
    今年40岁,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机械师。当10月9日,哈特操作的重型挖掘机“Schramm T-130”打通被困地点的隧道时,他一夜之间成了万众瞩目的英雄。哈特原本正在阿富汗帮美军士兵钻井找水,后被调去智利帮助解救被
困矿工。
 
让·拉马格洛尼
 
    39岁,运动学医师,负责井下被困矿工的健康问题。不过,被困矿工抱怨说,拉马格洛尼“太丑”,在通过视频进行的每日锻炼辅导中无法激发他们的热情,所以要求换成一位女培训师。
 
安德烈·苏格雷特
 
    46岁,土木工程师,具有18年的采矿经验。圣何塞铜矿矿难发生后,智利国有矿业集团Codelco将召集苏格雷特来协调救援工作。他每天向记者介绍营救行动“A计划”、“B计划”、“C计划”的最新进展情况。(杨孝文)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