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孝文的博客

 
 
 

日志

 
 
 
 

与张威对话:从山寨春晚到山寨文化  

2011-03-23 23:23:00|  分类: 羊屎蛋--我的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张威对话:从山寨春晚到山寨文化 - 杨孝文 - 杨孝文的博客
老孟是一个很会搞笑的人,歪点子层出不穷


时间:2011年3月23日

张威: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访问!能问问您的职业吗?我看了您的博客,很多关于数码产品的消息。

杨孝文:原来是军人,转业,现在自由职业,写稿,IT评论员……

张威:哦,我说呢,您的脸上一脸正气。向军人致敬。

杨孝文:我还有一个摄影博客 http://blog.sina.com.cn/yxwyxwyxw
张威:我请老孟(山寨春晚总策划)帮我推荐几个人做访谈,老孟第一个就推荐了您,您是山寨春晚的积极分子吗?
杨孝文:是。
张威:这些照片都是您拍的吗?我在学校也学过摄影,不过不敢在杨老师面前班门弄斧,呵呵。

杨孝文:我也是玩儿,没学过。

张威:有自己的爱好很好呀,现在很多人都因为生活而磨灭了自己的兴趣,活得太不洒脱。

杨孝文:不是不想洒脱,是洒脱不起来。

张威:是的。包括我们在学校时都不能洒脱。

杨孝文:是啊,各种压力太大,如何洒脱。

张威:杨老师您觉得您是一个洒脱的人吗?

杨孝文:我应该是。说我自己洒脱还算比较靠谱吧。当然,也有不洒脱的时候。有时候不洒脱,不是我无法洒脱,是在某些事情上,我自己情愿不洒脱。

张威:自由写稿人可是好多文人的梦想啊。

杨孝文:贵就贵在“自由”上。自由是人类的梦想。

张威:杨老师,您跟老孟一起在搞山寨春晚吗?
杨孝文:不是一起搞。是他先搞了第一届,很有影响。第二届的时候,我到剧组呆了一周,算是帮忙,也主要是为了看看山寨春晚是如何运作的,没有任何酬劳。

张威:那您也算是为山寨春晚出谋划策了?您在组里主要做些什么工作呢?
杨孝文:有时候讨论一下,但参与度并不深。我更多的是冷眼观潮,如实纪录。主要是负责网络宣传这一块,特别是利用我的博客宣传。
张威:哦,站在旁观者的立场来记录,能大致谈谈您对老孟他们创办山寨春晚的感受吗?
杨孝文:很好的一个创意,很难的一项工作。换句话说,成也山寨,败也山寨。
张威:创意好在哪里?

杨孝文:创意就是第一个提出“山寨春晚”的概念,直接挑战央视,适应了当时的社会环境,所以立即受到媒体和社会的高度关注,老孟也因此从一位打工族,一跃成为名人。
张威:那您认为老孟提出这个概念,后来又挑战央视的目的是什么?有媒体说他想出名、圈钱,你同意吗?
杨孝文:真实目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我的感觉是,老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很有点子。他看到挑战央视这个机会,如果举办这样一台晚会,可以有多种效益,包括社会的和商业的,应该都有。但圈钱这两个字,太过分了。能赚点钱就不错了。而且两届春晚,据说所知,办得很难,根本没赚钱。当然,出名的因素也应该有,谁不想出名?这无可厚非。
张威:您觉得他打出挑战央视的标语的目的是什么?就像蚂蚁对大象,大家都知道根本不可能,他为什么还会打出这种口号呢?你认为是炒作吗?还是真的想与央视一较高下?
杨孝文:第一届山寨春晚就是为挑战央视而生的,这也是它的最大卖点。但挑战央视,不是要灭掉央视,只是在央视春晚外,给老百姓增加一个选择。老孟再牛,他也不会傻到跟央视一较高下。
张威:媒体评论说这是挑战权威,草根与庙堂的博弈,您怎么看?
杨孝文:至于是不是炒作,这得怎么看。严格说来,打出挑战央视的旗号,就是一种炒作。但这是一种很多人都可以接受的炒作,老孟聪明就聪明在这地方。这跟某些想出名的女孩当众换衣服,浴室征婚,高明多了。当然,说“挑战”也未尝不可,我虽然弱小,但我不会永远仰着头看你,我们是平等的。但博弈需要实力,一个蚂蚁会去跟一头大象博弈吗?至于挑战权威,央视春晚臭成那样了,算哪门子权威?
张威:可它代表官方啊!是国家和政府认可的,几十年的独家播出权。
杨孝文:官方不是权威的代名词,更不是威权的代名词。我觉着我们的官方已经将身段放低了。所以,央视不是标准。其实很多人都可以办春晚,只是由于经济上,收视率上,出口上,有很多难题,“重任”才落到老孟的肩上。也没有什么“独家播出权”,今年的央视春晚就有几家电视台声明不转播嘛。

张威:现在是渐渐放宽了,之前是广电总局规定必须转播的。

杨孝文:为什么渐渐放宽了,就因为有类似山寨春晚这样的因素推动。
张威:您觉得这个“重任”老孟完成得怎么样?
杨孝文:我说了,老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他有多大的能耐,才会办多大的事儿。前面是火坑,他决不跳下去。所以,山寨春晚一直是按他的思路来办的,应该是比较成功的。
张威:您刚刚也提到说办山寨春晚是一个很艰难的工作;成也山寨,败也山寨,这个怎么理解?在您看来最主要的困难是什么?
杨孝文:第一届春晚打“山寨”牌,是创意。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到第二届,新鲜劲过去了,而且“山寨”这个词不好听,有点贬义----尽管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山寨。所以就改成“民间春晚”。但已经没有了当初“山寨”一词给人的冲击力。尽管已经有了第一届的经验,但仍然很难拉到赞助。没有赞助,办晚会就是一句空话。
张威:是的,这一点老孟也提过。没有钱晚会是无法办成的。
杨孝文:第二届的一切条件,包括演出效果,都比一届好很多,但已经难掩疲态。
张威:第三届呢?
杨孝文:第三届春晚,我了解不多。可能老孟基本上没有参与。是杨志平导演一手主导的。但采用了与上两届完全不同的形式,采用五个分会场分头录制,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将费用和风险都降到了最低。至于效果,我没有关注,无法评论。

张威:现在老孟也遇上了官司,您怎么看这件事?
杨孝文:我觉得双方应该互相谅解。从我对老孟的了解,他不是那么贪心的人。他肯定是一门心思想把晚会办好。但赞助迟迟拉不到。我在剧组呆了几天,与剧组和演员同吃同住,我敢说,在剧组吃的饭是我这二十年来吃得最差的饭。为了录制当晚演员是否化妆一事,老孟甚至与剧组吵翻了,老孟不想让演员化妆,原因很简单:掏不出化妆的那一点点钱。但剧组认为,节目要录制,如果演员不化妆,效果会很难看。最后化妆问题好像是演员自己解决的。由此可见,老孟不太可能从举办这次晚会上圈多少钱。还有其他人比老孟更希望办一台成功的晚会的吗?不是没钱嘛。还有,我们都是义务帮忙,但晚会结束了,剧组解散前,老孟连顿饭都没请我们吃。我们理解老孟,他没钱。

张威:我听说连演员的路费都没给,是吗?

杨孝文:有的给了,有的是自费。
张威:但是都没给报酬是吗?
杨孝文:应该没有报酬。这些都是我看到的情况,没有跟老孟核实过。

张威:您刚刚说第三届老孟可能基本上没参与,您知道原因吗?
杨孝文:具体原因我不清楚,但从前两届的情况分析,赞助应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张威: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对山寨春晚、山寨文化进行定性,您会怎么评价?
杨孝文:我前面说了,我们的工作、生活其实离不开山寨。别人穿了件新衣服,你觉着好看,不也会去模仿嘛。人类要进步,就离不开山寨。当然,要合理合法地山寨,应该跟剽窃,跟侵犯知识产权区分开。
张威:这里就有一个模仿与盗版、剽窃的区隔了。
杨孝文:是。
张威:那您认为山寨文化是一种什么文化?
杨孝文: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我只能说是一种草根文化。
张威:那么草根文化有些什么特质呢?
杨孝文:民间化,处于弱势地位,但又不甘于平庸,蕴涵着一种力量。这也就是它进步的一面吧。
张威:依照您的观察,您觉得山寨春晚能长久地存活下去吗?
杨孝文:除了上帝,世界上没有永远存活下去的东西。其实山寨春晚就是一台民间晚会,只不过因为“山寨”一词受到了关注。民间晚会多如牛毛。
张威:但老孟把他置于公众眼前了。
杨孝文:是。我们单位的晚会还想置于公众眼前呢,只不过没有那样的条件。所谓时势造英雄。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两年。老孟已经领两年了,知足吧。
张威:也许过几年老孟会制造出其他引起轰动的东西。

杨孝文:一定的。老孟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张威:占用了您宝贵的时间,希望没有影响到您的正常工作。
杨孝文: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了。但是,我愿意。

张威:呵呵,我真是罪过了。
张威:您如果到南京的话,记得打电话给我。

杨孝文:好的。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